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手拿粉筆的快樂

2019-09-10 22:23 婁底日報

站在三尺講臺上,面對一雙雙求知的眼睛,手拿一支粉筆指點江山揮斥方遒,應該是一件美麗的事情。讀書時,我曾無數次夢到這樣的場景。因此我在填高考志愿時,幾乎填的都是師范院校,我也如愿考上了。

大學畢業后,我做了一名鄉村老師。我努力地工作學習,深入老教師的課堂討教教育教學,低下身子和孩子們溝通交流。我希望能夠很快適應教師職業,做一個領導和同事認可、孩子們喜歡、家長們稱贊的好老師。

原以為只要我努力,每個孩子都會像春天的小樹苗,天天向上,長成我想象的模樣。可是總有一些孩子無論我怎樣輔導,他們的成績始終跟不上,無論我怎樣教育還是不聽話。時間久了,我經常在班級里對著孩子們發牢騷,在辦公室里跟同事們抱怨。曾經那么讓我喜愛的職業,讓我越來越煩燥不安,越來越不快樂,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。

那一年,全鎮舉行教師讀書征文。我認真閱讀了推薦書目中前蘇聯當代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著作的《給教師的建議》,書中老師的生活現狀一下子戳到了我的痛處,而書中的指導方法又為我開出了良藥。在那次比賽中,我所寫讀后感《露珠,別樣的珍珠》獲得了一等獎。

蘇霍姆林斯基說:“今天把種子播種到修整得極好的土壤里去,卻遠不是明天就會長出幼芽的。”我們的學生是種子,他們不會一躇而就,立即變成參天大樹,它需要我們不斷地“澆水、施肥、修整”。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。而每個孩子又有個體差異,“對一個學生來說,‘五分’是成就的標志,而對另一個學生來說,‘三分’就是了不起的成就。”而我在教學中,忽略了孩子們的個性和差異,一廂情愿地認為只要我愿意,孩子們用心去努力,孩子們的成績和品質就會像他們在操場上做廣播操一樣,一定會整齊劃一。而事實上的不可能,導致了我心理上巨大的落差,從而產生了煩躁和不安,以及不休的抱怨和滿腹的牢騷。

蘇霍姆林斯基關于如何對待后進生的比喻也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:教師要像對待荷葉上的露珠一樣,小心翼翼地保護學生的心靈。晶瑩透亮的露珠是美麗可愛的,卻又是十分脆弱的,一不小心露珠滾落,就會破碎不復存在。我想,孩子們為什么會懼怕我,甚至遠遠地躲著我?大概是因為我在課堂上無遮無攔的批評,傷害了他們幼小而脆弱的心靈,從而在我孩子們中間筑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塹。

我需要練就像蘇霍姆林斯基那樣一雙發現美的眼睛,用寬容和愛心去發現孩子們身上的優點。有的孩子雖然調皮,但是他樂于助人;有的孩子雖然文化成績不好,但是他熱愛勞動;有的孩子雖然不喜歡舉手發言,但是他心靈手巧……這些都是應該值得贊美和肯定的。

我開始在教學中慢慢地實踐和運用蘇霍姆林斯基的建議,在課堂上表揚孩子們身上的閃光點,肯定他們經過努力取得的成績。我記得教過一個女孩,她的文化成績不好,在班上總是小心地低著頭,我沒有批評她,而是表揚了她的堅強,這么多年來沒有因為成績不優秀而放棄對美好生活的追求,一直堅持自學唱歌跳舞,這種不拋棄不放棄的精神,值得所有人為她豎起大拇指。那一刻,女孩臉上綻放開了燦爛的笑容,孩子們也鼓起熱烈的掌聲。后來,女孩考上了幼師,并成功被一所市級幼兒園錄取,還給我寄了一張她參加全市舞蹈比賽的光碟。

我漸漸發現每一個孩子都是優秀的,他們身上都有著讓我著迷的閃光點,和他們在一起是我一天最快樂的時光。而孩子們也不再害怕我,把我當作了朋友,遇到我的時候總會迎上來甜甜地喊我一聲老師。尤其令我感動的是,那些已經畢業的學生,依然沒有忘記我,經常給我寫信向我問好,向我匯報他們的工作學習情況,讓我常常感受身為一名普通教師的幸福。

當政府公務人員、當無冕之王……曾經有許多次轉行的機會擺在我面前,幾經猶豫我還是選擇了放棄,只因此時的我,已經充分體會到了手拿一支粉筆的快樂。

責任編輯:譚洲偉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网络赚钱新途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