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我的教師夢

2019-09-10 22:23 婁底日報 張春羊

1978年,對于中國,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轉折點。這一年,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,我國進入了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時期。這一年,對我個人來說,也是一個新的起點。剛滿4歲的我,懵懂中被送進了母親單位辦的臨時幼兒園。

因為父親喜歡看書,潛移默化,我在幼兒園總是認字最快最多的那一個。自然,我常被老師委以重任,當起了“小老師”。

1980年,我在縣城僅有的兩所小學之一開始了我的小學生活。印象中,我的小學老師們個個都是全能,除了會修補學校損壞的門窗,幾乎每個老師都能教幾門學科。但老師們似乎又都不那么專業,普通話也是各自的音調,帶著本地重重的口音。

后來才知道,我的老師們大部分不是師范類學校畢業的。他們中有些是只有小學文化水平的代課教師,有些是只有初中文化的返城知青,有些是“頂班”的學生。但是,每個老師都盡心盡力地教我們。

在那交通不發達、信息閉塞的年代,面對突然輟學的孩子,老師們常常需要三番五次登門拜訪,說服家長讓孩子繼續念書。吃閉門羹,看家長臉色,是常事。

1986年,我小學畢業前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》頒布,每個學生接受九年義務教育受法律保護。我的老師們不必再去游說家長。而我,也順利地開始了初中生活。

初中畢業時,我想報考中等師范學校,成為像我的小學老師那樣“全能”的教師。但父母、老師卻都勸我不要填報師范,說只有想跳出“農門”的學生、家庭貧困的學生才會去填報師范學校。

不諳世事的我,無奈地放棄了教師夢。高中三年轉瞬即逝,填報高考志愿時,即使每個月國家給師范生的生活補貼很高,師范類大學要降幾十分錄取,但師范類院校通常都被同學們排在了志愿的最后位置。

我的高考成績本可以報考一個較好的師范大學,可父母、親戚都說,教師工作辛苦,收入低,社會地位也不高。家人為我選擇了他們認為前景可能更好的外語系外貿專業。

我所就讀的大學里也有師范班,我內心很羨慕那些可以在師范班讀書的學生。

1993年,《中國教育改革和發展綱要》出臺,綱要明確提出,振興民族的希望在教育,振興教育的希望在教師。

1995年,國家提出實施科教興國戰略,把九年義務教育作為科教興國的奠基工程。

我的教師夢又開始萌動。

大學畢業前,在外資企業實習結束后,公司準備和我簽訂正式錄用合同時,我卻猶豫了。心里一個聲音在對我說:去吧,去做一名教師。

思想已經獨立的我,不再受任何人影響,帶著簡歷,自己找學校去應聘。在一所學校,當我遞上含金量不低的自薦書時,校長瞪大了雙眼。我試講和面試后,校長欣喜地說:“我們學校終于有了第一個外語專業畢業的外語老師。”

所有的入職手續,都是校長親自操辦,我的教師夢終于實現了!沒有經過專業的師范訓練,我一邊努力工作,一邊努力學習。每天和單純的孩子在一起,我快樂極了。

隨著國家對教育越來越重視,教師待遇和社會地位不斷提高,教師隊伍水平大幅提升。

2018年1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印發了《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》,明確提出經過5年左右,教師職業吸引力明顯增強,到2035年,讓廣大教師在崗位上有幸福感、事業上有成就感、社會上有榮譽感。

近年來,教師職業也越來越被大家羨慕和推崇。如今,師范類學校的錄取分數線遠比同類學校高出數十分,師范生生源質量得到極大改善。

我的教師夢,也在國家富強、民族振興、人民幸福的美好圖景中生根、發芽、開花。

責任編輯:譚洲偉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网络赚钱新途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