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壇藝苑 梅山文化

再品湘中

2019-02-03 19:41 婁底新聞網 朱雄軍

“婁底有兩座富礦,一是豐富的煤炭資源,二是深厚的文化底蘊。婁底的發展,過去主要是挖煤炭,現在主要是挖文化,要加強頂層設計,推進三次產業融合”,楊懿文市長用比“原住民”更深情的“婁底心”品讀和珍視婁底文化,一再強調“文化立市”。當我們也現世浮華中靜下心來,去探尋這片土地的神奇,會發現婁底作為湘中地區的主板,因得天獨厚的地理區位和歷史機緣,成為了多元文化交匯點,成就著“湘軍出湘中”的傳奇。文化自信是市域崛起的根基,文化魅力是產業提振的勁翅,富厚婁底迎來了20歲青春年華,迎來了砥礪奮進的偉大新時代,必將立足湘中、放眼全球,順勢而為,再創輝煌!

地靈人杰古龍城

湘中,志山以龍山為宗,志川以漣水為主。這片神奇的土地,分分合合兩千年,漢置連道縣,因治所于龍山之麓而稱龍城。后被劃入湘鄉、邵陽、安化、新化等郡縣,分屬長沙府、寶慶府、益陽府。新中國成立后,湘中之中被設為漣源地區,因漣水之源而名,后更變為婁底市,相傳為婁氐雙星輝映之福地,婁言聚眾興業、氐為萬物歸至。無論分合更改、無論時光留逝,龍山熊山的巍峨、資水漣水的與日俱增,區劃的分合變遷反而成就了文明的寬厚與開化。這里山水俊秀、物產豐盈、民風質樸,大美之間洋溢綿綿神韻,如神州的縮影,演繹著中華民族的生生不息,見證著中華文明的源遠流長。

《湘鄉縣志》載:湘之山以龍山為最大,高峰矗立,環湘兩百里,外望之,如陣云浮碧,因山體龐大渾厚,山勢高峻挺拔,山形伸展如龍而得名;西漢置連道縣,屬長沙國,治所楊家灘,倚龍山,曰龍城;漣水出連道縣西……控引眾流,合成一溪,經楊家灘、湘鄉縣,東入于湘;湘勇奮起,文武士紳,威樹功名,忠節義勇,于斯為盛。

《寶慶府志》載:邵境之山,惟龍山最大,而高等衡岳,其頂名岳平,為瀟湘十二景之一;唐時孫真人修煉于此,著《千金方》,民建小廟祀之;宋時建藥王殿,石墻鐵瓦,千余年來,香火不斷;清時文正公題匾“湘南孕育”。

新化縣志》載:千年古邑,廣袤數百里,山川明秀,氣候清淑,民俗簡樸,尚氣貴信;梅山,新化地也,漢代的梅鋗之家林;大熊山,在縣治一百里,黃帝親自登臨。

《安化縣志》載:藍田市在常安,地接新邵界,連湘鄉,溪環綬帶,岫列錦屏,兩岸閭閻撲地,樓閣凌宵,商客騷人,往來云集;張栻游學于此,稱此地宜藍,其后果然蓼藍遍野,因而得名;縣丞趙尺璧題詩《藍田市》:“采藍欣得地,種玉古藍田。翠靄雙橋外,青紆十畝邊。天高云簇錦,雨霽竹和煙。在昔南軒語,菑畬不浪傳”。

交融共生孕神韻

山水湖南、人文湘楚。炎皇茶陵、蚩尤梅山、舜葬九嶷,奠定了湖南的神奇。楚人本來就是炎黃帝部族在長江流域長期融合的后裔。湖湘文化作為南北方文化交合的結晶,是黃河文明與長江文明融匯的典范,享有“道南正脈、瀟湘洙泗”之盛譽,傳承了中原文化的“儒雅理性、忠君愛國、格物致知”的優秀氣質,傳承了南方稻作民族“勤儉創業、自強不息、質樸淳厚”的鮮明品質,也在周敦頤、王夫之、胡安國、張栻等先賢的耕耘下,樹立起“知行合一、經世致用、兼容共生”的獨特理念。其實,湖湘文化還有一個源于湘中的隱性基因——純樸堅毅、吃苦耐勞、血性明強,并以此為中華文明注入了精睿陽剛之氣。

歷史長河的沖湮,不斷打磨文化成長中的銳氣。在湖南中部,卻有著堅不可摧的“硬核”,源源不斷地為湖湘文化輸入精銳內力。大熊葬戰神、資水入洞庭。“梅山”由“羋山”音轉而來,指羋姓熊氏居住之地。這里古老而神秘、剛毅而豁達、勇猛而純樸,作為蚩尤故里而被視為九黎百越之祖山。梅山古峒地形復雜,易守難攻,人民自給自足,儼若世外桃源。梅山文化以梅山道為內核、以紫鵲界梯田為見證,是南方文化與長江流域稻作文明的精華,因湘中的富厚得以護佑、集聚和傳承,長久保持著“南蠻”的個性;又因湘中的中和而與湖湘文化交融相生,互為促進。梅山驕子鄧顯鶴,心系楚南文獻者三十年,編撰《楚寶》、《船山遺書》等巨著,湘學復興之導師,其學術思想對曾國藩、毛澤東都有著深刻影響。這讓湘中作為湖湘地域與文化中極,更以“湘南孕育”而成為湖湘血性的紫河車。

《宋史·蠻夷傳》載:“梅山峒蠻,舊不與中國通。其地東接潭,南接邵,其西則辰,其北則鼎澧,而梅山居其中”。北宋熙寧五年(1072年)“梅山蠻”歸化后置新化縣,取“王化之新地”之意,一年后分析出安化縣。從此梅山文化與湖湘文化的融合進一步深化,梅山峒民也拓寬了發展空間,遍及巴渝、云貴以及東南亞。

湘中的交融揉合,特別是梅山在湖湘學派妊娠期的“通化”,讓湖湘文化在引中原之忠義、承南方之仁和,并蓄梅山之精銳,保持著亦儒亦道、崇文尚武的神秘基因——這正是湖南人有勇有謀、敢做敢當的血性之源;也正因如此,湖南人是用中華文化的精髓銘鐫著中國近現代史。

睿智忠勇鑄湘軍

無湘不成軍,湘軍出湘中。漣水東流,如湖湘命蒂,縈繞湘中,聚天地之靈氣、匯四方之精微。在以漣水為主軸、以水府為中心的方圓百里內,誕生了中興名相曾國藩、新中國偉大領袖毛澤東,辛亥群英譚人鳳、李燮和等,涌現了魏源、羅辀重、陳正湘、成仿吾、蔡和森、梁祗六、李聚奎等彪炳史冊的仁人志士,涌現了秋瑾、唐群英、向警予、蔡暢等中華女杰。他們以非凡的雄才大略和卓越貢獻深遠影響著中國近現代史;當代也在學界、軍界、商界、學術界、慈善界涌現了大批國家棟梁和時代精英。

蚩尤故里、湘軍源地,擁有強國富民、影響世界的神秘力量。這股神秘力量是中華民族仁善鄉情與忠義血性,在湘中在湖湘文化中的千年沉淀和傳承,在湘軍精神中得以凝聚和彰顯,成為國家力量之中堅。湘軍在曾國藩、羅澤南的統領下,以“吃得苦、霸得蠻”的湘中鄉民為主力,以“結硬寨、打騃仗”之毅勇平定太平天國運動,以“自力更生、自發圖強”之精銳推進洋務自強運動,中興社稷于內憂外患,開啟了中國近代工業革命、教育革新之先河,開創了民族經濟開放發展、軍民產業融合發展之濫觴。毛澤東同為漣河兒子,師從羅元鯤先生,曾到漣源伏口游學,更深受鄧顯鶴、曾國藩的影響。正是湘中人文神韻的哺育,讓他領導黨和革命群眾,成就了推翻三座大山、重建清明盛世的豐功偉績。

僻遠鄉村鄉民之所以能成就如此驚天動地的傳奇——源于湘中盆地山青水秀、中和仁厚,及因此而擁有的天設地造;源于湘中地區文化交融的包容并蓄、相得益彰,及由此所孕育的大智大勇;源于湘中人民萬眾一心的緊密團結、生死與共,及由此所凝聚的精誠血性!

龍城湘軍靖國魂

湘中之忠厚血誠,在于敢為天下先、在于功成而弗居。湘軍中興社稷而又激流勇退,在國家危亡之際又能挺身而出。抗戰期間,更在湘中本土銘刻下永恒的紅色記憶。

1938年日寇攻占武漢,長沙全城疏散。安化藍田(現漣源)地處湘中盆地,外有峰巒疊嶂,內如世外桃源,各學府紛紛遷往,三面圍城而無所畏懼。藍田一度成為中南地區文教中心,以“小南京”之稱蜚聲全國,先后來藍田任教、求學者超過5萬人。朱镕基總理曾在此留下光輝足跡。郭沫若等受國民政府軍委政治部令此建立“藍田抗日宣傳基站”,徐特立等革命家在此建立中共藍田特別支部。教育、出版、通信等行業也迅速發展,僅在此出版的知名抗戰和學術報刊就達30多種。國家教育部在此創建國立師范學院,選址湘軍名將后人、辛亥元勛李燮和所建的李園。首任校長廖世承稱“安化藍田李園”,有“安定文化、青出于藍、桃李天下”之意,寄托“文化強邦、育人救國”之夙愿。李園無償供國師使用,中文系主任、國學大師錢基博教授深懷感慨地寫道:“唯將軍敬教勸學,讓宅以居……而后學院得以締造……鄉風慕義,多士景從,以宏國家之作育,而成抗戰之楷模”。

國師作為中國第一所師范教育專門高等院校,名列抗戰時期全國十大名校之列,匯聚了200余位學者名師,培育了來自13個省的5000余位英才。國師圖書館錢鐘書先生的多方籌措下,藏書幾乎囊括了中華全部典藏,如《四部叢刊》、《古今圖書集成》、明清名家詩集刻本等,為師生建立起知識的海洋,更讓中華文化珍品得以妥善保存。錢基博先生以“河山誠大好,衡岳陵,湘水清,匡廬秀,贛流長,鐘南州靈淑之謂材……”,稱頌當時名師、英才濟濟一堂的盛況。

龍山綿延、熊山莽莽,漣河悠揚、資水浩浩;雙峰對峙,兩派交流。這里的神奇,源于青山與綠水的交融、東部與西部的對接、文化與武藝的交合、理性與血性的兼容、湖湘文明與梅山神韻的疊加。錢鐘書先生從“小藍京”的多元交織中獲得靈感,著作了中國現代文學經典《圍城》,以小知識分子在西學與國學的碰撞、惰性與理性的撕扯、現實與理想的割裂中無法擺脫的糾結和焦躁,把民族覺醒前夜的夢魘寫得淋漓盡致;并以無聲勝有聲的結尾,在無形之中激勵全民族從“小我小人生”中超脫出來,勇往追求“大我大格局”。

圍城內是知識青年在亂世紅塵中的無辜無助無奈,圍城外是湘中地區在精忠報國中的大智大勇大愛。與之同步演繹的是湖湘兒女護佑國魂民魄之壯麗史詩,是中華赤子興教救國的交響曲。武漢失守后,湖南便成了抗日前線,成為全中國抗日救亡規模最大、聲威最壯、持續時間最久的省份之一。全省210萬參軍,10余萬湘籍官兵為國捐軀。22次抗日大會戰有6次在湖南,包括長沙會戰、常德會戰、衡陽會戰等震驚中外的浴血之役,共殲敵21萬。1945年4月至6月的湘西會戰,擊斃日寇12498名、傷23307名,成為抗日戰場取得的最大勝利,被當時的《紐約時報》譽為“中日戰爭之轉折點”。其時日寇糾兵8萬進犯湘中,錢基博先生不為所動,自謂“非寇退危解,不赴院召”;梁祗六將軍東踞藍田、西征洋溪,殲寇6000,打贏了抗日決勝之戰,促進了兩個月后的“芷江受降”。

龍城湘軍,不再是一方一隅的固有的榮耀,而是中華民族順天應人、和諧共生理念的寫照,是中華民族自立自強、英勇奮斗精神的見證——屬于湘中的仍然是那純樸民風與忠義血性。誠如錢基博先生所言:“張皇湖南,而不為湖南,為天下;誦說先賢,而不為先賢,為今人”。國立師范的孕育與教育救國的綏靖,更讓湘中成為中華現代文明的搖籃,將湖湘血性張皇為中華銳氣。

變革求勝立新功

湘軍源地,血性長存,在當代體現為鄉土相依、血脈相連、重義趨利、互助反哺的“族群經濟”現象。漣源百貨、新化文印、雙峰不銹鋼等特色產業,三一、五江、大漢等民族企業,都折射出實業湘軍以親情、鄉情、友情為紐帶,自發推動專業化、網絡化、集群化經營的營商智慧。族群經濟模式依托“鄉情基壤、同根關聯、精誠互助”自然機理,構建非常穩固的共生體系,形成極具地域特色極具開拓能力的產業集群。在全球化大競爭、信息化大重組中,由共生族群與產業鏈群、互聯網絡融鑄而成的鏈群經濟,將是民族企業乃至中國經濟推動歷史性轉型、應對全球化浪潮的內力所在。

毅勇湘軍,先行天下;實業湘軍,復興中華!龍城湘中正處“一帶一部”之中軸,新湘軍興實業,是歷史賦予湘中人民的責任,是時代賜予湘中大地的契機。今日梅山更作為九黎百越的精神家園,成為了“一帶一部”的文化紐帶,成為了“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”的血脈情緣。第五屆婁商大會以“聚力創新創業”為主題,探討婁商創業創新和變革求勝之路,期待廣大婁商做有“世界眼光、中國高度、婁底情懷”的優秀企業家,唱響“共育創新、共推創新、共享創新”的時代主旋律。

二十而華、三十而立,富厚婁底迎來最關鍵的十年。當倚仗“蚩尤故里、湘軍源地”的獨特地域品牌與歷史文化,立足湘中、面向全省全國全球,以婁商為先鋒、以新湘軍為主力,自覺開展實踐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行動,孕育實業新湘軍、發展新經濟,從更高層次打造新時代雙創高地,以更大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,建設新湖南,建功新時代!

責任編輯:袁潤秋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网络赚钱新途径